您所在的位置: 首頁>>宜春>>銅鼓



金子的兩條橫幅

081019.itman.top 【香港速遞到深圳】
發佈時間:2020-08-31  來源: 宜春新聞網

金子在銅鼓縣的街面上開了一家廣告公司,説是公司,其實就是一家小店鋪,老闆是他夥計是他設計師是他送貨員也是他。雖然利潤不高,但靠着自己的聰明和勤奮,金子還是把小店生意搞得紅紅火火。

只有高中學歷的金子始終恪守本分,一心只想把小店張羅好。可樹欲靜而風不止,在街面上,有一個人人忌憚的市霸。此人前些年因和人打架,被對方在臉上砍了一刀,大家在背地裏都叫他“刀疤”。

“刀疤”常常在街面上橫行無忌,在金子的小店,“刀疤”幾年下來就“借”了兩三千塊錢。

大家咽不下這口氣,曾聯名向有關部門揭發過“刀疤”的惡行,但每次“刀疤”都能毫髮無損地出來。大家後來知道了,一個姓李的局長是“刀疤”的舅哥,手握有權,厲害着呢。“刀疤”每次從派出所出來之後就變本加厲,胡作非為。

這天,“刀疤”在李嫂的包子鋪裏吃了幾個“免費”的包子,對李嫂的手藝誇讚了一番後,慢慢踱到金子的店鋪:“老弟,最近生意不錯呀。”金子賠着笑臉説:“小本生意,勉強混口飯吃。”“刀疤”接着説:“我最近手頭有點緊,借兩百塊錢用用,過一段時間還你。”

又來這套!金子恨得牙根癢癢,但臉上還是裝出一副笑容:“最近生意不好,我一時拿不出這錢來。”

“生意不好?”“刀疤”冷笑一聲,扯起枱面上的那一大摞海報扔在地上,説:“這是誰給你下的單?這一堆海報不是錢嗎?”

“刀疤”説完,搬起一把椅子放在店門口,歪斜着身子靠在那裏打起盹來。

萬般無奈之下,金子咬着牙,從身上掏出200元錢,遞給“刀疤”:“過兩天手頭寬鬆了,咱哥倆喝兩杯。”

“刀疤”乜斜着眼,把上衣口袋撐開。金子忙把錢放進去。

“刀疤”頭也不回地走了。

金子默默收拾着地上的海報,猛然發現一張海報上赫然寫着“打擊黑惡勢力”幾個大字,下面舉報地址、電話、郵箱一應俱全。

金子把海報鋪展開來,拿抹布仔細擦了一遍,若有所思。

不久,有權威媒體發佈信息稱,一個姓李的局長被隔離審查了,證據表明,李某長期充當一些地痞流氓團伙的保護傘,他“入乾股”的高利貸團伙被端了,他同學名下那個掛羊頭賣狗肉的“保健會所”也被查封了。

此後,“刀疤”就像人間蒸發了一樣,再也沒有在街頭露面,再也沒有“光顧”大傢伙的生意了。

金子做了兩條橫幅,一條上面寫着:我也不知道為什麼,突然就想拉條橫幅;另一條上面寫着:積極揭發黑惡霸痞犯罪,全民參與,打一場掃黑除惡人民戰爭。(魏 松)

編輯:謝美芳
【香港速遞到深圳】
   相關文章 

宜春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:

 
凡本網註明稿件來源:宜春新聞網原創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稿件,版權均屬宜春新聞網所有,任何媒體、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書面協議授權不得轉載、鏈接、轉貼或以其他方式複製發表。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凡本網註明稿件來源為:宜春日報、贛西晚報的文/圖等稿件均為本網獨家使用,其他媒體、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書面協議許可,不得從本網轉載使用,違者負版權等法律責任。
如本網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,請作者在兩週內速來電或來函與本網聯繫。